Tag: 杰拉德巴特勒

杰拉德-巴特勒与法国女友约会照首曝光

搜狐娱乐讯 据国外媒体报道 早前与詹妮弗-安妮斯顿传绯闻的好莱坞影星杰拉德-巴特勒,日前接受法国电视主持人Laurie Cholewa访问后,两人好上了。他们在巴黎两度约会,且被拍到手拉手游罗浮宫及撑台脚。

搜狐娱乐讯 据国外媒体报道 早前与詹妮弗-安妮斯顿传绯闻的好莱坞影星杰拉德-巴特勒,日前接受法国电视主持人Laurie Cholewa访问后,两人好上了。他们在巴黎两度约会,且被拍到手拉手游罗浮宫及撑台脚。

搜狐娱乐讯 据国外媒体报道 早前与詹妮弗-安妮斯顿传绯闻的好莱坞影星杰拉德-巴特勒,日前接受法国电视主持人Laurie Cholewa访问后,两人好上了。他们在巴黎两度约会,且被拍到手拉手游罗浮宫及撑台脚。

搜狐娱乐讯 据国外媒体报道 早前与詹妮弗-安妮斯顿传绯闻的好莱坞影星杰拉德-巴特勒,日前接受法国电视主持人Laurie Cholewa访问后,两人好上了。他们在巴黎两度约会,且被拍到手拉手游罗浮宫及撑台脚。

搜狐娱乐讯 据国外媒体报道 早前与詹妮弗-安妮斯顿传绯闻的好莱坞影星杰拉德-巴特勒,日前接受法国电视主持人Laurie Cholewa访问后,两人好上了。他们在巴黎两度约会,且被拍到手拉手游罗浮宫及撑台脚。

搜狐娱乐讯 据国外媒体报道 早前与詹妮弗-安妮斯顿传绯闻的好莱坞影星杰拉德-巴特勒,日前接受法国电视主持人Laurie Cholewa访问后,两人好上了。他们在巴黎两度约会,且被拍到手拉手游罗浮宫及撑台脚。

杰拉德巴特勒新片末日逃生国内定档彗星撞地球看他这次怎么逃

11月5日,2020年唯一引进的灾难动作大片《末日逃生》宣布内地定档11月20日上映。

影片由里克·罗曼·沃夫执导,莫蕾娜·巴卡琳、杰拉德·巴特勒、斯科特·格伦 、大卫·丹曼等人主演。

在即将上映的电影《末日逃生》中,除了引人入胜的特效之外,关于巴特勒的故事并没有什么神秘之处。《圣经》中描述的大灾难开始降临地球,巴特勒再次被迫进入危机管理模式,他的家人的生命受到威胁。

经常看灾难片的朋友们对杰拉德·巴特勒并不陌生,他曾在陷落电影三部曲(《奥林匹斯的陷落》、《伦敦陷落》、《冰海陷落》)中饰演迈克·班宁,在一系列政治袭击事件中,他是美国总统的保镖。巴特勒与导演沃夫重聚,沃夫曾担任巴特勒最近一部电影《天使陷落》的导演和编剧。

在格陵兰岛,巴特勒饰演约翰·加里蒂、莫瑞娜·巴卡琳饰演和他分居的妻子艾莉森,罗杰·戴尔·弗洛伊德饰演他们的儿子内森。影片将讲述加里蒂一家遭遇彗星撞击地球的故事,彗星碎片将铲平世界各地的城市。他们将经历人性中最好和最坏的事情,同时踏上了前往他们唯一希望的避难所的危险旅程。随着全球末日的倒计时接近于零,他们难以置信的长途跋涉在绝望和最后一刻到达一个可能的安全港。

巴特勒在这里扮演的是一个普通人,在他周围的世界正在崩溃的时候,他必须尽其所能来维持他的家庭人生存。虽然这一次,巴特勒可能不像陷落系列中那样是一名训练有素的特工,但他依然是一个意志坚定、智谋多谋的人,而这正是他在银幕上非常擅长表现的特点。

坦白说,看到巴特勒重回灾难模式,感觉有些过于熟悉,此前这位演员已经拍了一长串的灾难动作片。当然还有一个问题,在目前的世界状况下,是否真的有人想看灾难片。不过话又说回来,灾难片在现实生活危机的时候,往往会让人觉得是一种完美的逃避主义,所以也许《末日逃生》正中观众下怀。

看到这次大陆引进译名翻译的网友们也开始吐槽,这次为什么不叫陷落了?还亲切地给他起名叫陷落哥。

这部电影将于2020年11月20日上映,考虑到世界上发生的所有事情,它的票房表现将非常有趣。

杰拉德巴特勒:“天使陷落”将会更疯狂

Mtime:迈克·班宁最令你喜欢的地方,以及让你愿意一直扮演这个角色的原因是什么?

杰拉德·巴特勒:这要分很多不同的角度,因为第一,他这个角色本身就很吸引人。我喜欢他的忠诚,奉献,他的韧劲儿,不管发生什么他都能坚持下去。他一直没有被打倒,这样一个人本身就很有意思。

因为拍第一部电影的时候,当时就是艾威·勒纳(制片人)给了我一个剧本,他说,“有两个剧本,你可以选一个。这个或者那个。但如果你不拍《奥林匹斯的陷落》,这个剧本就永远拍不成了,因为已经有别人在拍《惊天危机》了。”

所以,我们当时根本没想到这能拍成一个系列,没想到能吸引到观众的兴趣。而且迈克·班宁在这几部电影里似乎成了一个代表性的英雄人物——很多人都很喜欢他,对我来说,拍这样受人喜爱的电影也是挺享受的,所以我会一直坚持下来。但我觉得每一次我们都把电影拍出了不同的感觉。

Mtime:《天使陷落》指出了迈克·班宁遭受的一些伤痛所带来的身体上的后果,说是创伤后应激障碍也好,脑震荡后综合征也行。你自己也演过很多动作电影了——你的身体还能还能像以前一样反应吗?

但说实话,我进入这部电影的拍摄阶段时状态并不好。我遭遇了很多事——摩托车撞车了,所以我的脚有很多块骨头碎了,我的膝盖那里也撕裂了,臀部也有问题。我还有一个手术出了问题,导致原本的一场手术变成了五场。

然后,线天就进组拍戏了。我本来不应该拍动作片的。迈克·班宁也一样,真的(大笑)。我们俩都不应该再出来工作了,所以,从这个角度说的话,电影里我表演的成分其实不多,都是真的。(大笑)但我觉得大部分动作我都还能做,只不过事后的感觉跟以前不一样了。

比如,当我拍戏的时候,我体内苏格兰战士的血液就会沸腾,所以我感觉不到疼痛。但第二天一早,我起床的时候就会觉得,“好吧,我的脖子这辈子都别想好了。”我认识的拍这种电影的人,每一个都受过很多伤。

这个不可避免。这种伤痛很强烈,但别误会我的意思——我不是在抱怨,因为我热爱自己的工作。当你拍完之后你会觉得自己像个维京战士一样,“太好了!我又完成了一场战斗。”

我觉得看这部电影的时候会有很多情节令你非常,非常感动,使得这个更加宏大的故事比较扎实。现在,迈克不仅要对抗反派,他还得对抗一些好人,因为他们以为他才是坏人。而迈克自己也不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所以他基本上都得靠自己。至少,在其他两部里,他还能得到好人一方提供的支持,他们都是站在他这边的。现在这些都没有了。

这个系列基本上一直保持着这种风格,有很多疯狂的时刻,很多反转曲折,同时也有非常感动的情节,因为他们都是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的机构或人物,他们在抵抗与我们对立的势力。这些东西结合在一起,就是观众们喜欢的原因吧,我觉得是这样。

Mtime:你刚才提到了自己看到第一部电影的剧本时的反应。你自己在这三部电影里其实都担任了制作人,那你能讲讲自己在这几部电影里的参与程度有什么不同吗?

杰拉德·巴特勒:对,根据导演的不同,我参与的程度也不一样。一开始,我在《奥林匹斯的陷落》的剧本上参与得非常,非常深,因为我们当时虽然有很好的故事架构,也有很好的想法,但里面的角色其实并没有很特别,也不是很能令人信服。当然,最终也不是完全做足了。

然后就是里克,尽管他之前没拍过这么大制作的电影,但他对故事的主题,比如私人交易、选举舞弊等等有着深刻的理解,也知道该怎么把这些元素放进剧本里。但涉及到更大的情节架构,以及怎样使剧情保持紧张感,如何设计反转并且还保持一定的幽默感,这些大多都是我跟他一起研究的。

我跟他每天都会花几个小时在剧本上。但一旦到了拍摄阶段,里克就会体现出他的专业性,他可以掌控每一个部门,所以我就可以退到后面,专注在饰演迈克·班宁这个角色上,在前两部电影里我没能在角色本身上投入这么多精力。

杰拉德·巴特勒:(叹息)这是个好问题。你知道,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你想象的只是自己去拍电影,自己闯进了好莱坞,你不会想到现在有这些社交媒体,有狗仔,还有TMZ这样的网站——你不会想到这些,也不会想到人们可以用谎言和一些很下流的话折磨,伤害你。

所以这算是一个阴暗面吧。但是从其他方面来说的话,这种感觉还是很神奇的,因为当时这只是个梦想,梦想总是美好的,但你总觉得很不真实。当你真的体会到梦想实现的感觉之后,会觉得非常不可思议,我在片场,在工作时会一直提醒自己记住这种感觉。我会抽离到另一个世界,想着“我是怎么做到这一步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