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克林特 伊斯特伍德

90岁老帅锅克林特伊斯特伍德975万美元豪宅到底长什么样?

纵观整个好莱坞电影史,有一枚黄金打造的“老司机”绝对不容绕过。他自1955年(也就是上世纪的好莱坞黄金时代)入行,在电影圈内叱咤风云逾六十年,演过最帅的硬汉,导过最牛的电影,拿过最高的终身成就奖,也是如今好莱坞年纪最大的活跃电影人。

这位“老司机”,便是现年89岁高龄的美国传奇电影人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人们亲切地称他为“东木”。

东木绝对是美国电影史上的活力大神,年近九十自导自演猛片《骡子》,让你知道老司机永远站在不败的C位上,收罗全部的鲜花和掌声。

其实东木原本只是普通工人家庭出身,打过工也当过兵,后来才去到洛杉矶大学读表演专业,毕业以后进入环球公司跑龙套。

东木走红之前,最好的筹码就是高挑的身材和线条刚硬的俊朗外貌;在黑白片年代,留一把大胡子,他就是荒原里最硬的草,剃掉大胡子,他就是风尘里最美滴男人花。

凭借如此高颜值和爷们儿气场,东木进圈后接的最多的就是西部片和冒险动作片,虽然龙套角居多,但每次出镜都很抢眼。

这样折腾了九年之后,东木遇到了命中贵人——西部片大师塞尔乔.莱昂内,也就是《西部往事》、《美国往事》和《革命往事》的导演。

东木于1964年主演了莱昂内的《荒野大镖客》,从此为大银幕塑造了一位墨西哥小镇上行侠仗义的帅气大镖客乔。

其实呢,一开始莱昂内想让大明星亨利.方达来演大镖客,可惜片子预算太少,对方片酬太高,所以制片人只能搜集了一堆二线咖的库区及,随便往上面一指,就点到了东木,运气也是贼好啊!

东木的巨星生涯正式开启后,接连主演了《独行侠歼虎屠龙》、《血染雪山堡》、《烈女镖客》等一系列硬汉动作大片。

不夸张的说,在50年代中期至70年代,东木都是圈粉无数的标准男神。有一部戏可以证明他当时绝对是属于“蓝颜祸水”一卦的,那就是1971年主演的《牡丹花下》,没错,就是讲他扮演的北方军人,如何在南方女子寄宿学校里把一票女性师生迷得神魂颠倒,导致猛力开撕的故事。

自上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东木能登大雅之堂的佳作数量巨大,而且达到了“全能”的程度。论硬气,他有《不可饶恕》,这绝对是东木执导并主演的一部西部片经典,融合了类型片所有的绝佳元素,商业性与艺术性都在金线之上,一气拿下奥斯卡九项提名,并得到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等四项大奖。顺带提一句,东木真的是严格意义上的全能,片中的配乐也是他亲自操刀的。

更奇葩的是,在这又导又演又拉轰期间,东木还去做了加州海滨小镇卡梅尔的镇长,每个月拿两百刀的工资,旨在保护生态环境;

后来之所以不肯连任,是因为觉得做镇长要处理的事情比拍电影还多,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影坛吧。

卡梅尔小镇,本人曾经去过一次,实在是非常别致的一个地方,而伍斯特在这里的家,简直是天堂啊!

传奇演员克林特·伊斯特伍德 (Clint Eastwood) 以 975 万美元的价格将他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圆石滩的 1928 年西班牙殖民风格庄园挂牌出售。这座豪宅被称为“Hacienda Este Madera”,意为“东木庄园”,于 1994 年以 392.5 万美元的价格购买。

这个农舍式豪宅占地近 7,000 平方英尺,坐落在圆石滩专属区域,占地 4.7 英亩。

这座迷人的房产由旧金山著名建筑师克拉伦斯·坦陶 (Clarence Tantau) 于 1920 年代设计,他以在圆石滩设计令人惊叹的建筑而闻名。

西班牙特色贯穿整个室内,厚厚的土坯墙、标志性的西班牙门、红色土屋顶瓦片和手工制作的装饰铁制品也是如此。

穿过门口,您会看到一个迷人的露天中央庭院,庭院内有喷泉、自带巨大树冠的橡树和其他绿色植物。

起居区延续了西班牙主题,拥有带外露木梁的高天花板、赤土图案瓷砖地板和大型壁炉。

法式门通向石头露台和广阔的草坪和花园。可以在这里欣赏令人叹为观止的海景。

厨房里也可以看到漂亮的横梁天花板。事实上,您可以从房子的任何地方欣赏到4.7 英亩土地的壮丽景色。

餐厅的特点是高高的木天花板、赤土图案的瓷砖地板和一张长长的闪亮桌子,上面放着许多舒适的椅子。

伊斯特伍德在这里“为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作家、政要和音乐家举办了标志性的晚宴”。

当然,不是他自己做饭,不过饭后甜点一般是女主人象征性地做一点给客人们尝尝。

主人套房配有双洗手盆、壁炉、浴缸和男女更衣室。它的另一个特点是墙壁上有许多定制的壁龛。

浴室非常独特。配备精良的水槽和水疗浴缸,是忙碌了一天后放松身心的理想场所。

风景如画的房子外面,还设有一个豪华的石头露台。它周围环绕着美丽的风景,在那里,您可以欣赏到卡梅尔湾的壮丽景色。

住宅周围环绕着郁郁葱葱的绿色植物,从停车场上看起来并不张扬。不过,这就是随便停的节奏啊!

1920 年代西班牙殖民时期的房产,位于加利福尼亚里维埃拉,靠近海边的卡梅尔和圆石滩高尔夫球场,伊斯特伍德和其他投资者在 1990 年代以 8.2 亿美元的价格购买了这里。

除了 1928 年的西班牙殖民风格圆石滩豪宅外,伊斯特伍德还拥有其他几处房产,包括一座新的山顶别墅。这是一个更大的庄园式住宅,位于他位于卡梅尔的私人拥有、仅限私人邀请才能参加的 Tehama 高尔夫俱乐部。

不过,这房子,总让我想起一些东南亚的酒店房间,而且这么大的面积,才弄了一层,想登高望个远都没戏,如果让我装修,风格会更好一些吧!而且不得加个2、3楼啊?

名弘老师作品,每日分享正能量成长类文章,欢迎关注!经常看看名人传记和名人的一些东西,开阔眼界,也给自己一些激励!

伊斯特伍德是好莱坞史上最大的戏霸?|八卦

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是好莱坞的常青树,他一个人集演员、编剧、导演多种职位于一身,九十岁依旧活跃在影坛一线。只不过,他还有另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那就是好莱坞最大的戏霸。

谁是好莱坞史上最大的「戏霸」?候选名单可以列出一长串的「剧组政治强人」。但凭一己之力改写行业规则,并因此命名的劳资协议条款的人物,只有一位——克林特·伊斯特伍德。

1975年,事业如日中天的伊斯特伍德遇到一点挫折,自导自演的动作片《勇闯雷霆峰》票房失利,而最卖座的《肮脏的哈里》新一集还未启动,面临着无戏可开的局面。

此时,他的Malpaso制片公司收到一本小说《逃往得州》(Gone To Texas),故事设定在内战尾声,一位密苏里农夫加入邦联叛军,历尽风险躲过北军通缉,最终成功逃亡。伊斯特伍德决定把这个故事搬上银幕,改名为《不法之徒乔西·韦尔斯》(以下简称《不法之徒》),并敲定由华纳投资发行。

伊斯特伍德不再亲自执导,想找年轻导演合作,经公司推荐,选中了38岁的菲利普·考夫曼。考夫曼是标准的嬉皮士,受反文化运动感召,从哈佛法学院退学移居旧金山,又跑到欧洲游历两年后才回国做电影。伊斯特伍德看了考夫曼之前拍的西部片《血洒北城》,跟《不法之徒》时代背景吻合,决定由他出任编剧和导演,自己来演男主角。

考夫曼第一次跟大明星合作,急于抓住机遇,从剧本、选角到美术设计处处深思熟虑,力求完美。但这种工作方式有悖于伊斯特伍德的制作理念,他追求的是效率——以往都是拿到初稿就开机,遇到问题再调整,因为《勇闯雷霆峰》被批剧本太烂,才容忍了考夫曼的精雕细琢。

等剧本的过程中,伊斯特伍德想起女演员桑德拉·洛克,符合他对南方美女的想象,就约来试镜。洛克因《心是孤独的猎手》的改编电影成名,出道就获了奥斯卡提名,但之后没什么起色。出乎伊斯特伍德的意料,31岁(对外宣传是28岁)的洛克保持着姣好的容貌和纤细的身材,可以胜任片中落难少女的角色。

伊斯特伍德直接签下洛克,事后才通知在选角上举棋不定的导演。这让考夫曼极其郁闷,甚至向助理吐槽,「这是我经历过最糟糕的事,他直接把我给『阉』了」。

1975年10月,《不法之徒》在犹他州开机。考夫曼拍戏讲究细节,在机位、打光上花了太多时间,伊斯特伍德大为不满,认定这是导演能力不足,会拖延拍摄进度。

考夫曼不仅没能及时调整,还在工作以外出了更大的昏招,他迷上了洛克,贸然邀请女主角单独共进晚餐,说是要讨论角色。洛克的回复帮他认清了形势,她已经答应伊斯特伍德,当晚无法再接受导演的邀约——其实开机不久,洛克就跟伊斯特伍德住在了一起。

残酷的真相并没能警醒考夫曼。片中有场匪徒企图女主角的戏,洛克衣服被扒掉,露出胸部。这个镜头拍得很顺利,表演完成后,考夫曼没有喊「Cut」,而是一直兴奋地喊「Action」,摄影只好继续拍。场边的伊斯特伍德提醒他是不是该喊「Cut」,考夫曼依然没反应过来。伊斯特伍德只好亲自大喊一声「Cut」,叫停拍摄,考夫曼才意识到尴尬,只能小声嘀咕「对,我的意思是Cut」。

真正压死骆驼的,是一只啤酒罐。开机两周,剧组准备转场,考夫曼要补拍完主角在沙漠里骑马的镜头再走。伊斯特伍德不想跑那么远去补个没用的镜头,但架不住导演一再坚持,才勉强同意。

考夫曼取景时看好了一片沙丘,留下啤酒罐做标记,等大队人马赶到,却死活找不到。考夫曼犯了完美主义病,一个人跑进沙漠去找。天色将晚,伊斯特伍德耗尽了最后一点耐心,让摄影师在原地架好机器,拍了那个镜头。

第二天,制片公司经理出面告知考夫曼他已被解雇,甚至不许跟伊斯特伍德见面,就把他直接送上了回程飞机。《不法之徒》剧组转到另一外景地,伊斯特伍德宣布考夫曼已被开除,自己接手导演工作。

消息传到洛杉矶,引起美国导演工会领导层震怒,他们宣布伊斯特伍德的解雇令无效,要求片方恢复考夫曼的工作。DGA是维护导演权益的组织,给出的理由很明确,导演签署的劳资协议里有一项条款——导演不能因片中演员的意见而被解雇——兼任制片人的伊斯特伍德让这个问题变得更加复杂。

伊斯特伍德向来讨厌工会的条条框框,断然不肯让步。只能由投资方华纳的主席弗兰克·威尔斯斡旋,他一面叫停剧组拍摄,一面跟DGA高层疏通,谈妥条件——保留考夫曼的编剧署名,伊斯特伍德接任导演,缴纳6万美元罚款,尽快平息了争端。

为杜绝类似现象,DGA立刻修订工会劳资协议,增加了替换导演的条款——禁止剧组任何现有成员取代导演,导演一职只能由未参与该片的其他导演来接任。违规者将被吊销DGA会员,署名、评奖、片酬等权益将不受保护,并处以高额罚款。由此,这一条款有个专门的叫法——伊斯特伍德法则。

「伊斯特伍德法则」至今收录在DGA的基础协议里,发挥着约束效力。2018年的《游侠索罗:星战外传》就是典型案例。卢卡斯影业高层对样片不满,中途开掉原来的两位导演。该片编剧劳伦斯·卡斯丹有丰富的导演经验,又是卢卡斯的绝对嫡系,但碍于「伊斯特伍德法则」,他不能接任导演,只能另请未参与该项目的朗·霍华德来接手。

「伊斯特伍德法则」也有失效的例外,就是遇到伊斯特伍德本人。1983年底,在拍《黑色手铐》时,历史重演,导演查德·塔格尔欠缺经验,跟不上进度。恼怒的伊斯特伍德没按DGA的规矩来找人替换,而是接过导筒,自己完成了剩下的拍摄。跟上次不同,塔格尔没被开掉,也保留了导演署名,当然是被架空的虚名。

伊斯特伍德的强硬态度并非针对导演,他对明星、主创、投资方一视同仁,从不让步。当年《不法之徒》在华纳内部试映,管理人员看完都是溢美之词。只有刚进公司的制片助理大卫·格芬(日后梦工场三巨头之一)提出建议,认为片子可以剪短半小时。伊斯特伍德冷静地回复:你想剪哪些内容,我可以带你一起去剪(cut)。格芬信以为真,问要去哪里剪。伊斯特伍德说:我会到马路对面的派拉蒙,剪(签)一份新合同(cut a new deal)。

伊斯特伍德的逻辑简单粗暴——我的电影,我说了算。这也是他的成功密码和底气来源。凭「赏金三部曲」走红以来,伊斯特伍德就定下规矩,凡他出演的电影必须由其名下的Malpaso公司承担制作(署不署名无所谓,制片方老板都是他本人),这是没有协商余地的必要条件,更是他与各方博弈的制胜法宝。

好莱坞大片厂制瓦解后,不少一线明星都尝试过独立制片,但亲历亲为并坚持下来的人屈指可数。从产量和影响力来看,同期可以比肩的只有伍迪·艾伦,但他遭遇过严重的合伙人纠纷,在对权力的把控上明显不如伊斯特伍德。从1968年的《吊人索》,到2021年上映在即的《哭泣的男人》,伊斯特伍德参与出演、导演的电影不下五十部,无一例外都是自己说了算。

对驰骋影坛半个多世纪的老牛仔伊斯特伍德来说,不计其数的合作者意味着什么?在宣传《萨利机长》时,汤姆·汉克斯给出了标准答案——「都是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