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伊斯特伍德年轻时候

北美票房|伊斯特伍德新作惨败《沙丘》率先登陆海外市场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北美电影市场波澜不惊。简而言之,就是老片后劲十足,新片先天乏力。相比当周的电影票房,行业内爆出的两个大新闻更有话题性。

《哭泣的男人》在“烂番茄”的影评人好评度仅52%新片《哭泣的男人》《警察局》票房低于预期漫威电影《尚气与十环传奇》三天拿下2170万美元,连续第三周领跑周末票房榜。该片的北美票房已超1.7亿美元,下周就能赶超《黑寡妇》的1.8亿美元,荣登今年迄今北美市场最卖座的影片。该片的全球票房目前为3.2亿美元,能否再向前跨一步就看能否在中国内地上映。日前,《007:无暇赴死》和《沙丘》两部好莱坞大片相继确定了中国内地的十月档期,留给《尚气》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排在票房榜第二位的是上映已超过一个月的《失控玩家》,该片拿到500万周末票房,北美票房也已迈过1亿美元大关,全球票房则迫近3亿美元。

上周末北美电影市场有两部新片大规模公映,其中之一是来自91岁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自导自演的新作《哭泣的男人》(Cry Macho)。该片在3967家影院只拿到450万美元开画票房,成绩不算理想,也再次印证疫情期间美国中老年观众相对来说还是不太愿意冒风险聚集在一起看电影的趋势。院线上映的同时,这部由华纳负责发行的影片也可以在HBO Max流媒体平台上看到(点播费15美元),自然也让中老年观众更加心安理得地坐在家中迎接自己偶像的这部最新作品。

此外,细细分析伊斯特伍德过往的那些作品,其核心观众群一直都以美国南方各州中老年男性为主,而美国南方正是目前美国疫情的重灾区,因此该片上映之前,业界普遍预期其开画票房会在500万美元至1000万美元之间。只是,最终的450万美元周末票房,还是低于预期,而对比东木先生的上一部作品——两年前上映的《骡子》的1750万美元开画票房,也确实相差不少。

《哭泣的男人》改编自1975年出版的同名小说,据说当时就有片商买下版权,酝酿让伊斯特伍德来当主演。不过,那时候的他自觉年龄和阅历都不太适合,于是向对方推荐了比自己年长13岁的罗伯特·米彻姆来演。只是该项目并未能顺利推进,罗伯特·米彻姆也已于1997年作古,但几十年来,伊斯特伍德始终对它有所记挂,直至这次终于觉得时机已经成熟。

《哭泣的男人》的事件背景设定在1970年代末,讲述一位退休多年的明星牛仔,受雇去绑架一名十三岁男孩,由墨西哥至美国德克萨斯州的这一路上,一老一小由陌生到熟悉,结下一段不同寻常的缘分。除了票房以外,从“烂番茄”网站上,52%的专业影评人好评度和65%的观众好评度来看,口碑也不甚理想。

《哭泣的男人》已是伊斯特伍德作为导演的第42部作品,距离他的导演处女作《迷雾追魂》的上映,正好满五十年。粗粗算来,目前依然还活跃在一线的美国导演里,恐怕只有85岁的伍迪·艾伦和80岁的马丁·斯科塞斯两位,拍片年限比他更长。放眼世界,91岁的高龄依然在当导演的,也只有日本的山田洋次和法国的戈达尔能够匹敌了。更值得一书的是,伊斯特伍德这次还亲自上阵担当主演。91岁还在当主演的,全球电影圈内实属凤毛麟角。

杰拉德·巴特勒主演的限制级动作片《警察局》叫好不叫座另一部大规模上映的新片是由杰拉德·巴特勒领衔主演的限制级动作片《警察局》(Copshop)。该片在3005家影院上映,规模不算小,却只拿到230万美元开画票房,排在周末票房榜第六位,与它在影评网站烂番茄上79%的影评人好评度,呈现了不小的反差。发行方开路影业(Open Road Flims)在宣发上并未为其投入太多资源,或许是主要原因。如果再放眼全球影坛的话,科幻巨制《沙丘》上周末已抢先在二十多个国家或地区近8000家影院上映,总共拿到3680万美元票房。该片上周三在法国首映,当日迎来超18万人次观影,在疫情时代着实是不错的成绩。法国影评人给该片打出了4星的高分(满分5星),而观众更是给了它4.4星。

相比之下,该片在北美地区的首映要等到10月22日,据说出品方华纳兄弟主要是考虑到盗版问题,毕竟该片在美国可是线上线下同一天发行。

说到如今这种线上线下同步模式,最让院线和电影公司感到头疼的问题之一,就是盗版。毕竟,相比过往那些或盗录或业内流出的所谓抢先版,我们在疫情时代看到的盗版,其实在质量上完全与正版一模一样,而且自带各种字幕,传播的速度和广度都远超当年。《沙丘》抢先在北美以外地区上映,至少可以保证因HBO Max上线而流出的盗版泛滥之际,其海外放映早已全面展开,该赚的海外票房都赚得差不多了。不过,该片在中国内地的档期也定在北美上映的同一天,届时票房是否会受到盗版的影响还未可知。

《沙丘》已率先在法国等地上映线上线下之争成好莱坞变局之本以上这种线上线下并行还是回到过去窗口期的争论,也体现在过去一周中好莱坞最引人瞩目的两条新闻上。

首先是上周一,派拉蒙影业掌门人吉姆·贾诺普洛斯(Jim Gianopulos)忽然被宣布下课,由58岁的布莱恩·罗宾斯取而代之。

69岁的贾诺普洛斯在好莱坞打拼近半世纪,曾当过二十世纪福斯的掌门人,四年前接替了因拍板决定投拍《变形金刚5》等片而导致派拉蒙巨亏4.5亿美元的布拉德·格雷(Brad Grey),成了派拉蒙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随后成功将这家具有百年历史的好莱坞老牌电影公司拉出泥潭。

贾诺普洛斯属于较为老派的那一类好莱坞电影大亨,喜欢一掷千金投拍大制作电影,但这种作派,在四年之后显然已与派拉蒙所属的维亚康姆CBS集团的整体发展策略不再合拍。于是维亚康姆将合同其实还剩下两年的他直接炒了鱿鱼,而接任的布莱恩·罗宾斯,擅长的恰恰就是中低成本制作的网络作品。

与法学专业出身的吉姆·贾诺普洛斯不同,布莱恩·罗宾斯是标准的好莱坞星二代,父亲也是演员,自己年轻时就在《综合医院》等知名美剧中固定登场;之后转型幕后,制作过《超人前传》等剧集,还当过导演,拍了一部狂揽多项金酸梅奖的大烂片《诺比特》(Norbit)。

九年前,他看准网媒的发展前景,在YouTube上创办了名为AwesomenessTV的网台,专攻年轻观众市场,后以五千万美元的价格被维亚康姆集团收购。

2017年贾诺普洛斯执掌派拉蒙大旗之后,高薪请来布莱恩·罗宾斯担任新成立的派拉蒙演员公司(Paramount Players)的主席。该公司旨在联合派拉蒙旗下知名艺人,打造专供年轻人市场的内容,四年来参与制作了《爱冒险的朵拉:消失的黄金城》《救火奶爸》等作品。

2018年,布莱恩·罗宾斯又担任了派拉蒙旗下著名的尼克儿童频道(Nickelodeon)的主席。今年派拉蒙推出了自己的流媒体平台Paramont+,布莱恩·罗宾斯出任首席内容官,在整个维亚康姆CBS集团中地位继续升高。上任后,他力主将尼克儿童频道的大量资源直接导入Paramont+,为这个流媒体引入不少家庭用户。

据悉,贾诺普洛斯与集团老总莎丽·雷德斯通(Shari Redstone)的矛盾存在已有一阵子。后者希望大力开发Paramount+,好让流媒体大战中输在起跑线上的派拉蒙能尽快迎头赶上,但前者从自己的多年业内经验出发,依然坚持电影就要在银幕上看的老道理,不希望为了追求流媒体用户数而牺牲院线票房,并因此搞砸和演员、导演的关系。2018年年底,吉姆·贾诺普洛斯曾经提出过,派拉蒙的目标是要做内容供应商,为Netflix等平台提供优质内容。但三年不到,派拉蒙的定位显然已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贾诺普洛斯的路线成了过去时。

2020年,长期执掌环球影业核心权力的罗纳德·迈耶(Ronald Meyer)因性丑闻辞职下台,还有长期担任迪士尼主席的阿兰·霍恩(Alan Horn)也被迫退居了二线,再加上如今的吉姆·贾诺普洛斯,执掌好莱坞大厂的老派电影大亨,已然所剩无几。事实上,索尼影业现任主席汤姆·罗斯曼(Tom Rothman)可能已是唯一,而索尼同时也是除Netflix之外的好莱坞五大公司中唯一还没有流媒体平台的,两者之间多多少少存在许多因果关系。

随着布莱恩·罗宾斯的上台,派拉蒙同时宣布,今后每年用于制作影视内容的经费投入将会由原来的十亿美元大幅增加到五十亿美元,但主要将聚焦于线上平台内容,大银幕电影的产量预计会有明显下降。此时,就有媒体翻出布莱恩·罗宾斯八年前接受采访时说过的金句:“电影这一行已经完蛋了!电影模式破产了,但对我来说,这可是大好的机遇。”

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右)的下一部作品将与环球影业合作上周二,另一则业界新闻也震动了好莱坞。大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宣布自己的下部作品将会落户环球影业。诺兰要拍摄关于“之父”奥本海默的传记片,在业内早已不是秘密。只是,在与华纳关系紧张后,该片究竟会花落谁家,各种揣测纷纷扰扰。过往的近二十年里,诺兰与华纳有着忠贞不二的合作关系。他的《蝙蝠侠系列》《盗梦空间》《敦刻尔克》《信条》等多部巨作,悉数由华纳出品,也为后者赚足了票房、眼球和荣誉。但正所谓天下无不散宴席,双方一朝反目,为的还是这线上和线下之争。

去年年底疫情最厉害的时候,华纳眼见院线产业命在旦夕,于是决定暂时彻底放弃传统窗口期,将预计在2021年上映的全部作品都同步上线。不料,此举除激怒院线外,反对意见闹得最凶的,竟是自己手下的王牌导演诺兰。

坚持大银幕体验才是电影终极意义的他,怒而给华纳旗下的流媒体平台HBO Max贴上了“业内最糟糕流媒体服务商”的标签,此后还在写给媒体的公开信里,直言不讳地称:“华纳曾经拥有着那么强大的能力,可以让一位导演的电影作品出现在任何地方,不光是电影院里,还有观众的家里,但此时此刻,他们却正在自废这一门武功。他们甚至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正在失去什么。他们线上线下同步走的决策,其实根本就划不来。”

当然,再往前追溯的话,原本紧密合作的双方,产生嫌隙的由头恐怕还是在于《信条》。当初该片受疫情影响,档期一推再推。华纳原本自然希望能网上发行了事,尽量减小损失。但在自己作品发行问题上拥有极大掌控权的诺兰,毫不让步,坚持要求影片登上大银幕。最终,华纳方面还是满足了导演的要求,但《信条》终究敌不过疫情影响,全球票房都不理想,华纳为此亏损至少有5000万美元。

种种原因叠加,诺兰终于决定出走华纳。过去一段时间里,他广发英雄帖,自己位于好莱坞的工作室里,轮着番迎来了好莱坞各家厂商的第一把手。他们在遵守保密协议的前提下,读到了新片剧本,听取诺兰所提出的全部合作条件。其中包括了至少一亿美元的拍摄成本和一亿美元的宣发预算,包括了他过往在华纳长期享受的前三周后三周的独享档期(也就是说,只要有诺兰新片上映,在其前三周和后三周,华纳都不会安排同类影片公映),还包括了这部新片必须享有90日至120日的漫漫窗口期后才能登陆线上平台的要求。

最终,环球电影主管电影制作的唐娜·兰杰利(Donna Langely)笑到了最后。作为诺兰的英国同胞,她战胜了索尼、米高梅、派拉蒙和苹果流媒体的同行,拿下了诺兰新片的发行权。据悉,该片计划2022年春季开拍,最早也要等到2023年年末才能上映。在疫情绵延不绝一天一个变化的当下,想要预言两年后的事情实在太难,流媒体与大银幕之争究竟会有何种走向,经历了《信条》下滑之后的诺兰大神究竟还能不能打,也只有等到两年后才能见分晓。

《信条》的票房不理想是诺兰与华纳产生矛盾的原因(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人人疲惫的年代90岁的他为何还不退休?伊斯特伍德:老炮儿的字典里没有迟暮

原标题:人人疲惫的年代,90岁的他为何还不退休?伊斯特伍德:老炮儿的字典里没有迟暮

如果你对东木复杂的情感生活有一点点了解,那么看《骡子》感触会更深。可以想象,在他漫长精彩的人生里,对家庭,一定留下诸多遗憾,所以才会把这部电影拍得如此温和。

某种程度上,东木与《骡子》的主人公厄尔·斯通一样,他们富有魅力,浪荡不知疲倦,但都面临着难以驾驭的生活问题,想让老炮儿学会做一个普通父亲或丈夫,可能线岁以后。

所以当观众在大银幕上看他拖着颤巍巍的身体奔波在运毒路上,期望弥补对家庭的亏欠,那些意在言外的东西,总让人浮想联翩,觉得那分明就是老帅哥的自白和写照。

生于1930年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今年89岁。55年前,一部《荒野大镖客》开启了他的明星生涯。

在进入古稀之年的新世纪,又接连拍出《神秘河》、《百万美元宝贝》、《换子疑云》、《老爷车》等一系列作品,迎来职业巅峰。

似乎在他的字典里,永远没有“迟暮”二字。不少人会问:在这个人人疲于奔命的时代,一个年近90岁的老人为何还让自己这样高强度运转?他为什么不退休?

他讲了一个人生中最感人的故事,那是童年见过的“努力生存下去的人”带来的力量。

女儿艾莉森在《骡子》首映上说,这位好莱坞传奇接下来也不会放慢脚步。他的新片《理查德·朱维尔的悲歌》将聚焦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爆炸案,讲述一位保安被错误指控,从英雄跌落至嫌疑人,并在数年后郁郁而终的人生。

当然,庞大的家庭成员中,自然也少不了他知名的演员儿子、32岁的“小东木”斯科特·伊斯特伍德。但54岁的金伯和34岁的凯瑟琳却缺席了老爸电影的首映。

东木与第一任妻子、模特玛吉·约翰逊育有两个孩子,两人于1984年分手;跟第二任妻子、新闻播报员蒂娜·鲁兹生了一个女儿摩根,2013年离婚;此外,他还有五个私生子。

在这样的家庭中成长的子女所面临的问题难以想象,即便他们拥有一个明星老爸。

在78岁那年,东木还未和第二任妻子蒂娜离婚时,他坦陈:“妻子是我最亲密的朋友……我和其他女人有孩子,我要感谢蒂娜把大家聚在一起,她从来没有第二个妻子的自我意识,你知道穴居女人的心态,自然的本能可能是杀死其他所有人。但她把所有人都召集到一起,她对我第一任妻子很友好,对前女友也很友好,她想尽办法把大家团结起来,她对我的生活影响极大。”

东木与厄尔·斯通某种程度上一样,他们富有魅力,浪荡不知疲倦,但都面临着难以驾驭的生活和遗憾,而显然,属于老炮儿的救赎可能得等到90岁以后。当观众在大银幕上看他拖着颤巍巍的身体奔波在运毒路上,期望弥补对家庭的亏欠,那些意在言外的东西,总让人浮想联翩,觉得那分明就是老帅哥的自白和写照。

第一种回答:他是一个老牛仔,年轻的时候是个好演员,上了年纪开始当导演,他的作品《神秘河》、《百万美元宝贝》都拿过奥斯卡大奖。

第二种回答:他是好莱坞的传奇,在超过60年的从业生涯中,演绎过70部电影,导演了40多部作品。在他的演员生涯中,塑造过叼着雪茄的西部牛仔、暴力执法的银幕硬汉,都堪称经典;而其导演作品更让他成为好莱坞最伟大的影人之一,《不可饶恕》、《廊桥遗梦》、《神秘河》、《百万美元宝贝》、《硫磺岛来信》、《换子疑云》、《老爷车》……这位艺术大师愈战愈勇,在古稀之年渐入巅峰,并且从未打算退休。

三种回答中,一是不了解他的人,二是爱他的,三是恨他的……但都构成了人们眼中的伊斯特伍德。

生于1930年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今年89岁。55年前,一部《荒野大镖客》(1964)开启了他的明星生涯。

当时东木还是个龙套演员,也并非导演莱昂内的首选,在剧组没能力支付已经名满好莱坞的亨利·方达的高片酬、又被动作巨星查尔斯·布朗森以“剧本太烂”拒绝、紧接着这个故事还被三四位一线演员表示嫌弃后……《荒野大镖客》才辗转到了东木手上。

不过这一切都在《荒野大镖客》之后彻底改变了,随着《黄昏双镖客》(1965)、《黄金三镖客》(1966)接连上映,“镖客三部曲”为强弩之末的西部片注入全新活力,而这三部曲的主人公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也迅速成为万人迷般的存在。在此之后,他无数次在大银幕上饰演牛仔、警探、硬汉,一步步变成影迷心目中的“老牛仔”。

早在1954年,当24岁的伊斯特伍德还是个签约环球影业寂寂无名的小演员时,因为常常没什么事情做,他总是跑到其他片场观摩,看琼·克劳馥那些大明星是怎么工作的,导演又是如何处理镜头的。他非常认同父亲的一句话:“无论你做什么,都要做好,成为你领域内最优秀的。我对这句线年,已然成为明星的东木自己成立了公司,并在40岁时尝试做导演。他先后拍摄了《迷雾追魂》(1971)、《荒野浪子》(1973)、《西部执法者》(1976)、《拨云见日》(1983)、《苍白骑士》(1985)、《爵士乐手》(1988)等电影,终于在1992年迎来导演生涯的辉煌时刻——《不可饶恕》诞生了。

此后,他开始突破西部片与动作片的窠臼,广泛尝试各种题材类型,包括《完美的世界》(1993)、《廊桥遗梦》(1995)等,并在新千年到来之际,奉上一部《太空牛仔》(2000)。片中四个老头倔强到宇宙,因为在东木的字典里,永远没有“迟暮”。

事实上,新世纪进入古稀之年的东木,才迎来创作上的巅峰。《神秘河》(2003)、《百万美元宝贝》(2004)、《父辈的旗帜》(2006)、《硫磺岛来信》(2006)、《换子疑云》(2008)、《老爷车》(2008)、《成事在人》(2009)……老爷子开挂一般,年年都是奥斯卡种子选手,连不怎么待见好莱坞的法国《电影手册》,都始终对伊斯特伍德青眼有加。

他还说:“我从来没想过我做的任何东西会走红。当你完成一部电影的时候,虽然看着不错,但你又觉得,‘哦,没人会想看这个’……我其实也不知道大家是不是想看萨利,但我不在乎,我在做,就这样。”

“很多人退休后,就会寿终正寝。这种情况男性比女性更普遍。因为女性通常对家庭事务很感兴趣,男性则不然。”东木笑言。

一方面希望靠工作保持活力,更重要的是,他说童年见过“努力生存下去的人”。回想起那个人生中最感人的故事之一,老爷子哽咽了。

伊斯特伍德曾说,当前这一代是“娘娘腔的一代”,大家都在打嘴仗,没人想干实事。

“每个人都如履薄冰。比如我们看到人们总是指责种族主义者等等,但我长大那会儿,一些事儿并不叫种族歧视。我做《老爷车》时,甚至同事都说,‘这是个很好的剧本,但在政治上是不正确的’。我说,‘很好,我今晚读一下’。第二天早上,我把剧本扔在他桌子上说,‘马上开拍’!”

在“老牛仔”的概念里,现在人遇事,似乎都习惯在心中做权衡。但在他看来,如果有人欺负你,即使那个家伙年纪更大,可以摆布你,你至少会因为行动上的反击受到尊重,那么你就是与众不同的。

“小东木”斯科特·伊斯特伍德这样评价“老东木”:“我父亲绝对是个老派。他以诚实的态度抚养我——准时上班,准时到场,努力工作。”他的电影从不拖期,工作效率是出了名地高,拍摄一个镜头通常不超过两次,剧组每个人都可以在晚饭前回家,并且越是个人冒险尝试的影片,越是要把成本降到最低……

在《骡子》洛杉矶首映礼上,女儿艾莉森甚至说:“他是一台机器,我想他的后脑勺上有一个机器人芯片。他不是人类。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我也导演了两部电影,最后一部差点要了我的命。”

“他告诉我,自己正在筹拍新电影,下周一就是他88岁的生日了,然而庆生的方式却是新电影《骡子》的开拍。”

很多人问东木老爷子是如何保持活力的,他说:“我从朋友那儿听过一句老话,人们问他,‘为什么你在这个年龄看起来这么好’?他说,‘因为我从来不让那个老人进来’,所以这取决于你的内心,你觉得自己有多年轻就有多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