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巴约是你不知道的最凶猛、最优秀的NBA球员

在北卡罗来纳州东部小镇的北赛德高中,阿德巴约高一期末时,两位老师、一位教练和一位母亲聚集在教室里,讨论他们如何该帮助这位母亲的儿子——一个已经接近6英尺8的篮球神童。

上帝赋予了巴姆这个天赋,母亲告诉教练,他也可以把它夺走——就在今天。不用等明天,就今天。不要认为他的天赋是理所当然的。

阿德巴约是个好孩子,是个好学生,但他的母亲玛丽莲·布隆特不是那种任凭命运的人。她独自在一个拖车房里抚养巴姆;阿德巴约的父亲约翰在他小的时就离开了。

布隆特每天5:45起床,给还在睡觉的巴姆做了一顿热早餐。巴姆上学后,布隆特步行到农场,她在那里做收银员,年薪约12,000美元。当她儿子篮球练习完回家时,她已经睡着了。

她不开车,所以她需要教练和朋友把她的儿子带到他需要去的地方,并确保他不会去她不想让他去的地方。她请老师辅导巴姆,以保证他在学业上符合大学入学条件。

但在那次会议的成年人们可能不知道的是,阿德巴约一直在用不同的视角关注着他的母亲。当我年轻的时候,就像,妈妈要工作。这是正常的成人的事情,阿德巴约说。但你成熟了,开始以不同的方式看待它。我看着我妈妈在挣扎,她累着回家,累得什么都不想做。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想,我妈妈不值得这样。我竭尽全力就是为了让我妈妈摆脱住拖车的生活。

阿德巴约取得了好成绩。他的母亲不需要打电话给学校校长查尔斯·克拉克,要求他跟阿德巴约进行定期谈话。

阿德巴约向队友、教练、拼车司机表达他对母亲的梦想。他之所以选择肯塔基州,是因为约翰·卡利帕里(JohnCalipari)在NBA迅速获得财富方面的纪录。卡利帕里在一次招聘中与布隆特见了面。

我对自己说,我们必须要成功,因为这个女人值得,卡利帕里回忆道。

在肯塔基州,阿德巴约的手机壁纸是一张他母亲拖车的照片。在迈阿密热火队,他把照片挂在他的储物柜上,并在比赛鞋上写上街道地址。

在选秀前的谈话中,帕特·莱利被阿德巴约对待母亲的严肃态度所打动——通过他谈论他的母亲的方式看出。莱利说,他那时已经是个成年人了

迈阿密的教练埃里克·斯波尔斯特拉说:他和妈妈的关系非常好。我想对得起他和他母亲。我不想把事情搞砸。

阿德巴约参加了他的第一次全明星赛。一旦他的新秀合同到期,他有望获得一份巨额合同。他重新确定了迈阿密现在和未来的方向。他是佐[阿隆佐·莫宁],莱利说。他是UD[乌多尼斯·哈斯莱姆]。他是德怀恩[韦德]。他们是旗手。巴姆就是那种人,他是有真材实料的。

布隆特还保留了她以前在肉类农场的旧工资单——240美元——以提醒他们这段旅程开始的地方。她买了一些漂亮的牛仔裤来观看比赛。阿德巴约劝她善待自己。

你习惯了把钱省下来,习惯了担惊受怕,布隆特说。我仍然想把钱拿去给孩子买衣服,确保我的孩子在有钱。有时候,我会就坐在这里哭。我看着周围的环境,我甚至不相信这是真的。

卡利帕对阿德巴约直言不讳:他不会投篮或带球上篮,这些技能在他高中的时候就该掌握。但他会设置掩护,强力防守。

阿德巴约在练习后会和与肯塔基州助教肯尼·佩恩一起练习其他技巧。阿德巴约在肯塔基州的队友德阿龙·福克斯笑着说:他非常想成为一名后卫。他还每节课都去,比我多得多。

阿德巴约的速度和防守的基本功在比赛中突出。他信任卡利帕里,值得信赖的球探将看到他训练中的球技和从佩恩得到情报。

阿德巴约在选秀大会上赢得了一些高管的赞美,再加上他的一心一意的专注。当球队问到场外的兴趣时,他准备了一条答案:我打篮球,和妈妈出去玩,和….一些高管对阿德巴约的死板哈哈大笑。

即便如此,他在选秀上的顺位还是往下掉了一些。迈阿密篮球运营高级顾问切特·卡默勒表示:人们怀疑他是否真的在进攻上能有贡献。这种批评又传到了肯塔基州的教练们的耳中。

“你把那些漂亮的跳投大个子拿去,把阿德巴约给我,”佩恩告诉NBA高管。“把那个为了胜利愿意做任何事的人给我——一个能在关键时刻封盖投篮的人,或者一个能单防后卫并让他闭嘴的人。”

热火队在选秀前测试了阿德巴约。他们让他参加一个手部测试,六名工作人员围着阿德巴约转了一圈,并随意地朝他扔篮球。他抓住了每一个人的球。

热火队的一位官员问阿德巴约,他在训练中底角3分球命中率是多少?阿德巴约的佯装自信地回答说:60%。你证明一下,他们说。阿德巴约投50中31 — 62%的命中率。

他们把阿德巴约筋疲力尽:,为了在篮下挡出一个球而不断的冲刺;一小时后,在他精疲力竭后,他们才进行他们真正想看的测试。他们要求阿德巴约转换到外围球员,包括贾斯汀杰克逊,另一个潜在球员,并让他防在他们前面。

阿德巴约朝热火队的高管,包括莱利和斯波尔斯特拉,高声喊:诶,你搞得我很尼玛乱啊!其实就是想说:你不知道我是谁吗?当挡球——用热火队的说法是杀球——垃圾话越说越多。哦,你们是故意的,阿德巴约说。这不是友好的嘲讽。阿德巴约没有微笑。

当时是迈阿密助理的朱万·霍华德和负责训练的教练丹·克雷格对上眼。我们是开了眼界了,霍华德说。我们说,这是一个热火队球员。居然有胆量在帕特·莱利面前说:你别找我麻烦!–这是一个热火队球员。”

阿德巴约的经纪人曾警告他不要对选秀前训练中的失误反应过度。阿德巴约说:如果我连续错过两次投射,我可能会把球踢出球场。我不打算在帕特·莱利面前这么做,但在私底下,他会说m—–f—–这个和m—–f—–(脏话)。

有些事很难预测——一些评估者也遗漏了——那正是阿德巴约能将近乎暴力的竞赛时的怒火转向为健康方向的能力:走向自我实现和胜利,永不贪婪。

当美国队在去年夏天的FIBA世界篮球赛前裁掉他时,阿德巴约警告过那些亲近他的人:他们会付出代价的。他们包括美国队主教练波波维奇,以及每一个入选球队的球员。当我看到他们时,我记得,阿德巴约说。我本可以帮忙的。

阿德巴约在1月8日对印第安纳的比赛中用假动作骗了迈尔斯·特纳——一个进了美国队的中锋——并扣篮,他的朋友都笑了。他让特纳像长颈鹿一样站着,阿德巴约的AAU教练凯文·格雷夫斯说,他是教了阿德巴约基本功的人之一–低运球,宽阔的防守姿态。

美国队在8月9号拉斯维加斯的一场混战后,将阿德巴约裁掉。他坐通宵航班去了迈阿密。第二天,卡默勒瞥了一眼办公室的窗户,看到阿德巴约在健身房里时惊呆了。

在那些夏天的训练中,另一位热火队助理克里斯·奎因想出了一个两次爆发的规矩。阿德巴约已经发了一次脾气。第二次发脾气将会是有代价的:在底线之间来回冲刺。

佩恩是煽动这种愤怒的专家。去年4月,当热火队在明尼阿波利斯与森林狼队进行四强赛时,佩恩在比赛前一天晚上与卡利帕里、阿德巴约和唐斯(另一位肯塔基校友)共进晚餐。佩恩在小组前对唐斯说:别太为难我的宝贝巴姆。不要让他难堪。”

第二天早上在迈阿密的演练中,斯波尔斯特拉练习了包括唐斯的双人组战术。F-(脏话),阿德巴约喊道。我不要双人组。

唐斯得到了13分和11次失误,这是他职业生涯中最多的一次。阿德巴约抢断四次,并让唐斯进攻犯规。阿德巴约说:“我认为这是针对我个人”赛后他发短信给佩恩,佩恩说:“你觉得他现在更尊重我了吗?”

阿德巴约的防守——打败对手的意愿——在选秀前的训练中大放异彩。萨拉西斯说,纽约尼克斯队的一名球探拥有8号选秀权,他与阿德巴约的经纪人亚历克斯·萨拉西斯一起把阿德巴约的第一次训练安排在纽约。阿德巴约离开时显示对纽约队完全没有兴趣。(他们选择了弗兰克·恩蒂利基纳.)

在底特律,原定与阿德巴约对决的大个子人选被取消了。活塞队让将当时担任助理教练的阿伦·格雷上场进行3对3比赛,以防守阿德巴约。

他太多垃圾话了,格雷说。你太老了哦,你以为我只能扣篮?

其他候选人是边缘第二轮球员。阿德巴约对他们进行了仔细的筛选。在休息期间,他和他们聊了起来。格雷说:很多候选人,如果你不在他们圈子里,他们几乎不和你说话。巴姆喜欢和那些家伙在一起。

为了寻求更好的对手,阿德巴约在高中最后一年,转到了位于北卡罗来纳州格林斯伯勒附近的一家私营篮球强国High Point基督教学院,离家四个小时。该队很有拿第一的可能,但被内斗所干扰。

在一次比赛前,他问队友德肖恩·泰勒橄榄球队的经历——关于场外的习惯和友谊,以及这些化学反应是否促使了胜利。

他让我措手不及,泰勒说。他已经准备去肯塔基州了。High Point对他的没有什么影响了。他可能甚至不记得那次谈话,但我一直记着。

那年阿德巴约与他的AAU教练格雷夫斯在格林斯伯勒生活。阿德巴约和格雷夫斯的儿子泰每天开车25分钟到学校参加上午6点的训练。

阿德巴约试图模仿哈基姆·奥拉朱旺的步法。他喜欢传球。他投的球可能比队友扔给他的还多, HighPoint的教练布兰登·克利福德说。

热火队听了这样的故事。他们也看到了阿德巴约的综合测试结果,标志着他成为最近选秀史上最能运动的大个子之一。他们把阿德巴约排在第10位。

阿德巴约和夏洛特黄蜂队进行了最后的选秀前训练,后者拥有11号选秀权。他觉得他表现很好。他喜欢在家附近打球的想法——靠近母亲。我想要夏洛特,他说。

选秀前两天晚上,他躺在曼哈顿中城的君悦酒店床上,与母亲和北边队友贾巴里·阿什(Jabari Ashe)放松休息,而萨拉西斯突然传出消息:夏洛特交易到了德怀特·霍华德。黄蜂队不会选择阿德巴约。

两天后,在休息室里,他不知道他将会去哪里。萨拉西斯的感觉是迈阿密队不感兴趣。

在迈阿密队的会议室里,迈阿密的智囊团把注意力集中在丹佛选第13位,比热火队早一个顺位。他们相信底特律——排名第12,有安德烈·德拉蒙德——不会选择阿德巴约。

迈阿密的助理总经理兼篮球运营副总裁亚当·西蒙说:丹佛不需要任何特定球员。我有一种感觉,他们愿意交易选秀权,但你不知道是给谁。你只能祈求好运。

丹佛把选秀权交易给犹他爵士队,后者选择了多诺万·米切尔。斯波尔斯特拉和莱利在房间想:好吧,有什么选择?

斯波尔斯特拉和其他人记得,向来温和的卡默勒锤着会议桌说:我们选巴姆!他大叫着。

热火马上意识到阿德巴约真的如他所说的好胜。在夏季联赛的训练中,他到得早,而且一直呆到很晚。他完成自己的训练后,还经常和后卫一起进行控球训练。

他明确表示,他不会向任何人退缩。在一次练习中,阿德巴约和埃里克·米卡,一位来自杨百翰大学的大个子,互相防守着。阿德巴约认为米卡的在身体对抗上越界了——有受伤的危险。

阿德巴约把米卡掀翻在地,并传递了一个信息:我们可以竞争,但如果你要这样玩,我会f—你。

霍华德说:当米卡看到巴姆的反应时,他完全不敢造次。

事实证明NBA常规赛是一个更艰难的调整。阿德巴约在常规赛中越来越想家。阿德巴约说:我没能见到我妈妈,这对我造成了影响。如果布隆特的生日碰上了常规赛,阿德巴约会安排她过来团聚。

阿德巴约在迈阿密的前20场比赛中有9场没有上场,他被当做怀特赛德的替补。阿德巴约说:我唯一感到沮丧的是,斯波30秒都不给我。我不在乎,如果一分钟不行。但你可以给我30秒。

他从未向斯波尔斯特拉说过。当朋友们向阿德巴约抱怨,催促他反抗时,他不愿意。他只是说,我会耐心的,当我上场,我会发挥我的能力,泰勒说。

阿德巴约不断去参加为后卫准备的训练。当他得知阿隆索·莫宁(Alonzo Mourning)保持着队里大部分的举重纪录时——这个房间被称为“佐区”(Zo’s Zone)——他决心打破它们。教练们警告说,去尝试破这些记录可能也要花上五六年的时间。

他是我们见过的最强壮的人,斯波尔斯特拉说,也是这里有史以来最凶猛好胜的人。

他和乔什·理查森很快成为了朋友,还经常去理查森家玩。对他们来说,出去浪就是在Top Golf打打高尔夫球。阿德巴约戴着免费的天梭手表,这是天梭赞助合同的一部分。他在厨师给怀特塞德工作时,认识了波因德克斯特;阿德巴约意识到他可以在怀特塞德的家里蹭吃健康餐。

他满身是汗。你不会在LeagueFits上看到巴姆,这是一个一个记录NBA时尚的Instagram账户,队友小德里克·琼斯说。我总是问,你打算买什么?他说,我不需要任何东西-只是想给妈妈买。

阿德巴约最近向队友们透露,他终于挥霍了一下,买了个自动T恤折叠机。他厌倦了折衣服。阿德巴约自己做家务活。他的公寓是一尘不染的,这是布隆特的影响。她很严格,格雷夫斯说。那辆拖车是我见过的最干净的房子。

阿德巴约的职业生涯在新秀赛季的两个月后发生了改变,斯波尔斯特拉让他打了对克利夫兰第四节的大部分时间。阿德巴约7投7中得到19分,其中包括对某位迈阿密传奇的一次扣篮,而这名传奇在两个月后重返了热火:

我完全没有机会,韦德说。从那一刻起,我就成了他的球迷。巴姆有机会一直呆在迈阿密。

本赛季初,韦德给阿德巴约发短信,希望他能打破韦德的记录。他们在阿德巴约的赛季数据上有一个悬而未决的赌注,尽管他们都没有透露具体内容。韦德说,在韦德和哈斯勒姆职业生涯的早期,迈阿密的长期助理教练鲍勃也跟他们下过类似的赌注。

如果这个赌注有辅助成分,阿德巴约可能正在破坏它。斯波尔斯特拉给了他推进球和迈阿密进攻的回旋余地。阿德巴约准备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把握住这一角色。你被困在两者之间,他说。就像我能做到的,但如果我搞砸它,我知道[斯波尔斯特拉]会不高兴。你只要说,F—它,干就是了。

这其中也有成长的烦恼——有太多高风险的失误。“他正在经历探索阶段,”斯波尔斯特拉说。“提高的唯一方法就是经验。我想让他在六周后,三个月后成为一个不同的球员。然后我将再定新目标。”

阿德巴约担任领袖的速度快于热队官员的预期。当斯波尔斯特拉叫暂停跟球员围成一圈时,阿德巴约经常会担任教练的角色,给他们传达信息。梅耶斯说:“他从来不会说只与他有关的事——永远不会说,‘诶,刚刚你没有带上我。’”“而总是一些让人振奋的东西,或者是我们在防守上可能遇到麻烦的东西。”

阿德巴约知道这可能是一个关键的赛季。作为一名新秀,他曾向波因德斯特承诺,一旦他签下第一份NBA大合同,他将聘请他担任他的厨师,但他决定在夏天就请了。波因德斯特扔掉了阿德巴约的垃圾食品,并给他带来了健康菜肴:藜麦、蛋清、火鸡香肠、苹果片、骨汤。

阿德巴约的脂肪含量下降到6.75%。当他感到轻盈时,他掀起衬衫,命令波因德斯特欣赏他的腹肌。

在路上,阿德巴约把菜单截图发给他,咨询他该点什么菜。在家里,他也不能吃那么多妈妈的菜了。

布隆特想尽快搬回乡下。阿德巴约答应一旦签下下一份合同就给她买一栋房子。他几乎在流泪告诉我,波因斯特克说。

阿德巴约说:“我妈妈是一位乡村女士。“她想待在乡村里。我会很想念她的。一直都是我和她。”她还会来看望阿德巴约,在比赛中助威。当阿德巴约在快攻中轻轻扣篮时,理查森仍然能听到她的呼喊:“你为什么用大风车呢?”

布隆特的梦想是在格林斯博罗或肯塔基州建一座房子,摆脱皮涅敦的拖车。但是那辆拖车——还有那个社区——还跟随着阿德巴约。去年12名北区的教练和教师长途跋涉到华盛顿特区,观看阿德巴约对阵奇才队的比赛。他仍然经常和梅雷迪思发短信,后者是阿德巴约的北侧教练迈克的妻子,后者于2018年死于癌症。“我想念你的样子了”是阿德巴约最喜欢的回答之一。

当阿德巴约被选进全明星时,普罗克特给阿德巴约发了短信,让阿德巴约看着窗外的太阳,知道那是她丈夫在微笑。我今天尽量不哭呢,梅雷迪斯女士,他回答。

阿德巴约的教练们还记得,当他第一次带他们去看那辆拖车的时候,他有多么局促不安。他说:“我不想被视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孩子。”“但现在我想,那辆拖车是我获得抱负的地方。那种愤怒。如果我们当时有更好的生活,我就不会在这里了。那辆拖车成就了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