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士威廉》:获得武士封号的英国人成就日英贸易史上的传奇

很小的时候,非常喜欢看动画片《聪明的一休》,其中武士西右卫门忠贞又搞笑的形象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认识。

再稍微大一些,日本电视剧《姿三四郎》风靡全国,那是第一次了解日本的武林精神,也是第一次知道黑泽明心中的武士情节。

后来随着传媒的发展,接触各类文化越来越多,电影《七武士》、动漫《浪客剑心》、游戏《信长之野望》等都涉及到大量的日本武士精神。

一般人的印象中,日本武士都是身穿羽织,腰悬利刃,神出鬼没,杀人于无形的形象。但是在日本的历史上,有一位金发碧眼的英国人,也被授予了武士的称号,并享有永久的封地,可谓是一段传奇。

他就是威廉·亚当斯,日本名字叫做三浦按针。300多年后的今天,日本东京依旧有他的纪念碑;在英国他更是被誉为日本与英国交流的桥梁,是向英国大开日本这扇神秘之窗的人。在《信长之野望》中,还专门为威廉·亚当斯设计了一个角色。

那么在十六七世纪的日本,这个相对封闭的岛国,威廉·亚当斯是如何来到日本,如何得到德川家康的信任,进而得到武士的封号呢?《武士威廉》以威廉·亚当斯传奇的一生为主线,描述了波澜壮阔的大航海时代与日本江户时代的碰撞,讲述了日本与欧洲国家交流、贸易及至再次闭关锁国的整个过程。

“优秀的文学根本不需要虚构,因为现实本身就是最优秀的作品。”《武士威廉》作为一部非虚构文学作品,却因为主人公自身的传奇色彩,让读者看得津津有味。

伊丽莎白时期的英国探险者们对日本几乎一无所知,在他们的地图上,日本也只是几个形状奇怪的墨点而已。

不光是英国,其他欧洲国家同样对日本的方位和社会状况一无所知,他们对日本所有的知识都来源于马可波罗的《东方见闻录》。但是实际上马可波罗也没有来过日本,他所了解的情况都是听当时的中国人说的。

一直到1544年,热带季风将葡萄牙人的帆船吹离了航线,三名葡萄牙探险者登上了日本丰后的土地,这才让欧洲人第一次真正见到了日本。

物产丰饶的东方神秘国度,很快让欧洲探险者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探险者们开始筹划前往日本的攫取财富之旅。在这种背景下,威廉·亚当斯也开启了他的传奇人生。

威廉·亚当斯1564年出生于英格兰一个水手家庭,在这个大航海时代,学习航海知识、造船知识、天文学知识成为亚当斯的首选,并在24岁时加入了英国皇家海军,并参与战斗。

退役后,海军士兵身份并没有给亚当斯的生活带来多少改变,生活依旧困苦。恰逢1598年荷兰鹿特丹公司组织了前往远东的香料贸易团队,缺少导航员,于是亚当斯和弟弟托马斯就加入了船队,期望能够通过远航改变自己的命运。

而这次远航确实改变了他们所有人的命运。航海过程中遭遇各种灾难,船队失散,弟弟托马斯在与土著的冲突中丧生,大量的船员甚至包括船长都在航行中失去了生命,整个船队处于崩溃的状态。

1600年,历经19个月的艰辛,亚当斯所在的船漂流到了日本,船员由110人减少到只有24人,没有食物,没有水,能够站立的只有6人。

十七世纪初的日本正处于战国末年,其时丰臣秀吉已经故去,继承人秀赖尚年幼,实际权力掌握在辅佐秀赖的五个大名手中,其中势力最大的就要数德川家康了。

德川家康是日本历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有人将他称为日本民族精神之魂,与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并称战国三雄。德川家康性格沉稳、隐忍,等待时机成熟,就一击必胜。同时德川家康那有勇有谋,异于常人的胆识,也为他的成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同时德川家康也是非常具有争议的人物,他背叛今川氏,从松平元康改名为德川家康,并伙同武田信玄瓜分了今川氏的土地;他与织田信长联姻,在织田信长兵败自尽后,却没有为织田信长复仇,反而趁机夺取了大量的领地;他依附与丰臣秀吉,却违反秀吉的遗训,将丰臣秀赖逼死,颠覆丰臣政权,开创德川幕府,日本进入江户时代。

在《武士威廉》中,是这样描写德川家康的:“他无所畏惧,智慧过人且老于世故,见过他的人都对他钦佩有加。……他身穿绣着许多银色星星和半月图案的蓝色缎衣,腰间佩刀。他仪表堂堂,令人肃然起敬。”

家康这样一个雄才大略的人物,对日本以外的世界非常感兴趣,他非常渴望见到来自各个国家的人才。他认为,治理国家最好的办法就是对贤人和学者深信不疑。

威廉·亚当斯凭借着他的学识与智慧,被推选为“博爱号”的代表,去觐见德川家康。

这次会面极为成功,家康对天文学、星相学、导航学、欧洲的政治、宗教、大海航线等各方面的知识都非常感兴趣,威廉·亚当斯渊博的知识也赢得了家康的信任。

随后的几年内,亚当斯可以随时觐见德川家康,取得异于常人的特权,并帮助德川家康建造西式先进帆船,形成了远航的能力,这让德川家康极为满意,封赏威廉·亚当斯为武士,并赏赐领地、仆人与宅邸,赐名“三浦按针”,成为日本武士史上的一个传奇。

如果不是德川家康,亚当斯可能已经在耶稣会士的怂恿下被处以磔刑;如果不是家康,亚当斯也不可能成为大名的智囊;如果不是家康,亚当斯也不会当做日本与外部世界交流的纽带。

威廉·亚当斯在日本的生活经历,其实也是基督教与新教在日本传播过程的一个缩影。

自从1544年葡萄牙人登上日本的土地后,除了欧洲探险者对这片财富宝地产生了兴趣以外,欧洲的教士也看上了这片西方宗教未开垦之地。

16世纪中叶,基督教开始进入日本,这个过程中,西班牙人沙勿略起到了极为关键的作用。

沙勿略是一名狂热的教徒,“传教”“卫道”的思想根深蒂固,他带着助手保罗、弥次郎等人前往日本,1549年到达鹿儿岛,取得岛主的传教许可。之后沙勿略又去山口、京都等地传教,并将基督教与日本的民俗习惯相融合,争取到一批教众的支持,成为日欧文明交流的拓荒者。

之后比较出名的是意大利贵族范礼安,他同样是一名狂热的基督教徒,在他的努力下,到1600年,威廉·亚当斯到达日本的时候,日本已经有十五万人皈依基督教

威廉·亚当斯所在的船属于新教国家—荷兰,这让范礼安大为不安,他想尽办法让日本政府将这些船员处死。但是日本寺泽大人为谨慎起见,派人向大阪征求意见,很快“国王命令船员去见他。” 亚当斯及其他二十几位船员的性命保住了。

这些只是基督教与新教在日本明争暗斗的开端,随后的岁月中,两个教派虽然一直纷争不断,但是总体来说,西方的宗教在日本还是呈现出良好的增长态势,到17世纪初,日本的教徒约占全国人口的1%,甚至于有些大名也信仰基督教,比如丰臣秀吉手下的小西行长,就是坚定的基督教徒。

德川幕府开始对基督教是极为宽容的,但是由于基督教的迅速扩大,外来宗教与本地政权发生了严重冲突,西方殖民者的侵略活动也给日本统治带来了威胁,1614年,德川家康正式颁布了禁教令,将教士集中到长崎,坚持不改教的人都受到惩罚。

1616年德川家康去世,基督教徒以为对教会的封杀可以告一段落,没想到家康的儿子德川秀忠继续在全国禁教,凡是窝藏传教士的都要用火刑烧死,藏有宗教用品的平民也要被处死,极为残酷。

《武士威廉》中描写科克斯会长看到的悲惨场景:“他们当中,有一些五六岁的孩子……被折磨时,想着耶稣受难,想着圣母玛利亚、诸位天使和圣徒正从天上看着你们的战斗……火势越来越大,母亲们轻抚孩子的头,而孩子们则发出声,因为痛苦越来越难以忍受……以至于她们碳化的尸体最终被从木柱上取下来时已经完全合在一起。”

威廉·亚当斯与英国商会成员是幸运的,由于之前他们曾经受过教会的迫害,而且反复阐明他们是反对天主教的,得以全身而退。

英国探险者踏上日本的土地后,为了更大程度上攫取财富,他们成立了商会,雇佣同胞威廉·亚当斯作为商会的核心成员。

但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失望地发现,亚当斯对英国同胞已经没有那么的热情,从衣着打扮、生活习惯、态度立场上来看,亚当斯更像是一个日本人。

虽然有着各种误解,亚当斯依然协助英国商会开始在日本的经商活动。不过由于萨里斯等人的无能与误导,英国运来日本的货物基本上都是不值钱,或者是日本人不需要的货品,英国商会在日本的生存举步维艰。

荷兰曾经被誉为“海上马车夫”,是一个老牌的海上强国,荷兰的崛起得益于在葡萄牙身上揩了不少油,从17世纪开始荷兰贸易网络发展到全球。

而相应的,荷兰崛起的过程中,英国人受到了极大的威胁,荷兰与英国在贸易过程中一直小冲突不断,直到1616年发生大规模的交火事件。

虽然外界纷争不断,但是在日本平户,英国商会的会长科克斯与荷兰商会会长施佩克斯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毕竟在这个封闭的岛国上,他们只能依靠对方来互相传递外界的消息。

这种暂时的平静在1618年8月8日改变了。荷兰人拖着俘虏的英国商船进入了海港,耀武扬威的架势让英国人极为愤怒。

荷兰人拒绝交还船只与俘虏,交涉无果后,是威廉·亚当斯设法将英国船员营救回来,这更加体现出亚当斯在商会中无可比拟的作用。

随后的日子里,英国商会与荷兰商会反目成仇,荷兰人多势众,数次冲击英国商会,都是威廉·亚当斯凭借与当地良好的官方关系,将局势平缓。

一直到1620年,交战了4年多的英国与荷兰达成了和解,两个国家不再采取敌对行动,而且成立联合舰队,共同对付西班牙人与葡萄牙人。科克斯与施佩克斯又恢复了原来良好的关系。

英国商会与荷兰商会在平户的分分合合只是两国在世界上对于海洋争端、利益争端的一个缩影。而在这个过程中,威廉·亚当斯几乎是凭借一己之力,靠着自己在幕府的印象里护佑着英国商会,也难怪他会在英国得到如此之高的赞誉。

戏剧大幕总有落下之时,多年的劳累,威廉·亚当斯的身体突然出现了问题,于1620年5月16日去世。

在威廉·亚当斯去世后不久,1623年12月23日,在日本苦苦经营十年六个月十三天后,英国放弃了日本。

在英国人主动撤离之后,对外国人怀有极大敌意的德川家光开始变本加厉地驱逐其他国人士。

先是基督教士,然后是葡萄牙商人,然后是荷兰人。不过荷兰商人能够稍微好一点的是,家光允许他们待在长崎的离岛出岛上,但是不能与日本人接触。

日本彻底进入了闭关锁国的历史进程,当日本国门再次开放,已经是西方列强用铁甲钢炮叩门的时候。

作为日本与欧洲沟通的纽带式人物,威廉·亚当斯看到这一幕想必心中也是感慨万千吧。

威廉·亚当斯的事迹注定会成为一个传奇,在日本和英国的历史上都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