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名媛格洛丽亚:八旬谈“性”并不晚

范德比尔特家族是纽约曼哈顿历史上最有名望的家族之一,而格洛丽亚范德比尔特则是这个家族中最具知名度的名媛才女。英美媒体近日报道说,现年85岁高龄的格洛丽亚将在6月出版一本内容极具争议的,以此向世人宣告:大胆尝试新事物没有年龄限制。

她多才多艺,身兼上流名媛、演员、服装设计师和艺术家等多重身份;她命运跌宕,含着金汤匙出生,童年却笼罩在支离破碎的家庭阴影下度过,人到中年还遭遇丧子之痛;她情史丰富,不仅经历过多次婚姻,还与马龙白兰度等好莱坞巨星谱出恋曲。按道理说,拥有了这样丰富多彩的人生,85岁的格洛丽亚应该坐在安乐椅上安享晚年了,但她却偏不服老,居然又迷上了写作。光看她的新书名字《着魔:一个故事》(Obsession: An erotic story)就能大致猜度出这本书的内容是多么的大胆和出位。

格洛丽亚的小说虽然尚未正式发行,但部分情节已经开始在坊间流传,此事被媒体报道后,犹如在纽约保守的上流社会投下一颗炸弹,掀起了轩然。《纽约邮报》评论员安德拉佩瑟预先阅读了该书的一些摘录后声称,这本让大多数读者看了都会感到脸红,她无法想象它竟是出自一名85岁的老太太之手:“充斥着大量那个年纪的人不太可能知道的暗示,以及令人大开眼界的使用蔬菜的新方法,实在令人难以启齿。它属于纯粹精细、没有掺杂异物的。”

尽管很多人都对格洛丽亚这种出位的举动表示难以理解,但实际上从幼年时起,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她就已经是媒体经常关注的主角,她一直以特立独行出名。

格洛丽亚是美国铁路大亨里根纳德范德比尔特(Reginald Claypoole Vanderbilt)和妻子劳拉摩根(Laura Mercedes Morgan)的独生女儿,而摩根本人也是当时红极一时、美貌出众,拥有美国、智利、西班牙和爱尔兰四国血统的社交名媛。

格洛丽亚两岁时,父亲患肝硬化不幸辞世,从此他那时值400万美元的庞大家族信托基金便归年幼的格洛丽亚所有。由于格洛丽亚尚未成年,因此支配这笔基金的权力理应属于法定监护人,她的母亲。

然而从1934年开始,10岁的格洛丽亚被卷入了一场臭名昭著的家族监护权争夺战之中,“交战双方”是她的母亲摩根和姑母格尔特鲁德范德比尔特(Gertrude Vanderbilt),成为轰动一时的“豪门丑闻”。来自各方的证词都对格洛丽娅的妈妈颇多微辞。据悉,摩根曾与一名德国王子发生婚外情,并计划与其结婚;她还与一名女性英国皇室成员传出同性恋丑闻。而她的一名佣人爆料,摩根不仅私生活混乱,还挥霍成性。

丈夫死后,她经常用香槟酒泡脚,其他奢侈享受行为更是数不胜数。由于案件的名声实在太大,为表公正,法官在判决前曾经对年幼的格洛丽亚进行单独问话,据说从审讯室里传出了她的哭泣声。

总之种种证据显示,摩根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格洛丽亚的抚养权从此归她姑母所有,她被姑母带到纽约的豪宅养大,因为怕母亲的“放荡行为”对她造成不良影响,摩根被判决不能和女儿继续住在一起,而且探望女儿要在监视下进行。

当格洛丽亚成年拥有了财产使用权后,她彻底断绝了和母亲的关系。尽管摩根晚年得到了格洛丽亚的一些资助,但始终没有和女儿生活在一起,1965年,摩根在妹妹的陪伴下孤独地终老于贝弗利山。

实际上,《着魔:一个故事》并不是格洛丽亚第一次公开直言不讳地谈“性”。2004年80岁生日那年,她出版了《似乎在彼时很重要:一部罗曼史回忆录》,详细地记录了她和多位好莱坞明星的情爱经历。

格洛丽亚的感情生活和她的艺术细胞一样丰富多彩,她一生经历过4次婚姻,情人更是不胜枚举。从17岁首次嫁给好莱坞经纪人帕斯夸尔迪西欧(Pasquale DiCicco),到1964年和作家华特库珀(Wyatt Emory Cooper)开始的最后一段婚姻,格洛丽亚共有过四任丈夫,而且每段婚姻都没有超过10年。而在《一部罗曼史回忆录》(It Seemed Important at the Time: A Romance Memoir)中,格洛丽亚还回忆了很多和自己有过恋爱纠葛的好莱坞名人,也令人大开眼界。譬如,在她还是“洛丽塔”的时候,就和霍华德休斯(Howard Hughes)谈过恋爱,他是那种:“你看见一分钟就想嫁的男人,而相比之下,弗兰克辛纳屈(Frank Sinatra)是一个很棒的朋友,尽管有人说他有使用暴力的前科,但我从未遇上过”,格洛丽亚说。此外,她还和马龙白兰度(Marlon Brando)以及吉恩凯利(Gene Kelly)有过露水情缘,以至于后来,她一直将白兰度的大幅肖像放在自己的卧室里。

但谁又能想到,这样一个恣肆寻欢的名门艳女,在接受《名利场》采访时曾透露,年少时她曾一度梦想成为一名修女,直到她发现了“自己对男孩的吸引力”,从此改变了生活轨迹:“性拯救了我,它让我有了存在感。实际上我一直非常不自信,但当男孩们一个个向我走来时,一切都不一样了。我发现很有趣,我的这个观点一直没有改变过。”

然而,1988年格洛丽亚遭遇了一生中最致命的打击。她亲眼目睹长子卡特库珀从家中14楼的雨篷上跳楼身亡,却无力施救。格洛丽亚起初不能接受儿子因抑郁症而自杀的事实,几乎精神崩溃,只是宣布他因为服用哮喘药物导致神志不清。在接受了长达3年的心理辅导之后,她才从阴影中走出来。然而不幸的是,格洛丽娅的精神病医师和律师乘机骗走了她的大量钱财,导致她被迫卖掉了自己在纽约的豪宅,服饰设计的生意也日益衰落。好在现在次子安德森陪母亲一起居住,让她凄凉的晚景有了一丝安慰。

在近日的新书推介会上,格洛丽亚接受了记者采访。这时她的一席肺腑之言才揭开了人们对于她所生出的种种异端的疑惑:“时至今日,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和妈妈住得近一些,我多想和她坐下来喝一杯茶。要知道在当年被证明是女同性恋属于天大的丑闻,我选择了离开她,但却毕生都在寻求母爱。所有的他从某种意义上说都是母爱的替代品。我想我现在已经能够笑对过去,好好和她谈谈曾经的过往,但她已经不在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